亚里士多德曾讲哲学与科学的诞生需要哪三个条

  希腊人自己知道他们出类拔萃●□◇☆-,在希罗多德▲•▷◁▲▼、埃斯库罗斯、苏格拉底、伯里克利的着作和演说中★▲■▼,在几乎所有希腊作品中■○▲•▽,我们都能够看到这一点▪▽○▲…★。他们清楚,他们是自由人,而别的民族生活在奴隶状态之中…△。与当时所有别的社会相比,自由的个人是希腊最鲜明的特征•▷▷○,也是希腊人留给后世的最宝贵的遗产。

  无怪乎希腊时代是人类心智取得最伟大成就的时代。在心智生活的各个方面▲…☆,希腊的突出特点是对鲜明形式的追求。形象、显现●☆…-◇○、展示,具有头等的重要性•=•▲◇•。在原始宗教那里,意义集中在神秘的核心,宗教崇拜愈重,日常世界就愈加无足轻重,而在希腊人那里,神秘的意义通过可感可解的形象呈现出来=▼●■。在一个公共空间中◁□,神的偶像主要不再在于它的象征作用,而在于它的可感的形象☆□●◁■□。这并不是要使神秘的东西消失,而是使意义充盈于日常世界之中。精神生活和世俗生活深入融合□•▪■。艺术家呈现神的形象,哲人们思考神话。据说第一个天球仪是阿那克西曼德发明的◇●,于是,宇宙成为一个形象▼★☆、一个景观…▪…▪■□,theorie,展现在我们面前。真理不再被理解为某种私人的感悟,真理能够也应该通过形象获得自身的独立存在,获得公共的展现○▽-。

  才华结晶在清晰的形式之中。那时的作品•■★▲,无论是雕塑、建筑,还是悲剧,还是希腊人的演说、哲学、政治组织,到处都闪耀着智性的光芒■▲。研究者指出,即使在德性或arete中,理智的含义也绝不亚于其道德含义○△▪▽○。理智是塑造更高形式的必由之路。我们今人却耻言理智□▲-☆,因为不知从什么时候起…▷★-☆,理智不再是用来塑造更高的形式▼▪◁▪▪◇,而是专用来谋求蝇头小利了。

  正是这种对智性的崇尚,希腊人发展出了我们今天称之为科学精神的东西▲◁◆□。天文学是从巴比伦传到希腊的,但到了希腊,它就完全与星相学摆脱了关系,成为标准意义上的科学,从而具有新的意义,并且很快就大大发展了。不过,科学精神和我们今天视为科学的东西并不重合□◁=,希腊人在远为广阔的意义上理解科学,凡世界和人生的真理都是科学所要探索的。也许☆□…☆,我们不要叫它科学,而叫它哲学。可惜,今天的哲学已经无力概观过于膨胀的知识体系,今天的科学已经无力把繁复的数理和数据带回自然理解之中。希腊的思想家却从一开始就在寻找自然和理解的统一原理☆○=,arche。arche这个词不是从神话来的,它也不是像太极那样抽象的一,arche要求的是丰富性的统一而不是单调的还原论。希腊人对世界的丰富多彩感受太深-•▲△▪◇,展现结构性解释的智力冲动太强◁◆…●,那种抽象的万物归一对于希腊智性来说太乏味了。希腊哲人对真理比对学说更感兴趣。与其他学派相隔绝、个人自悟或门派自悟的学说不会是希腊意义上的真理。对自然的理解▼•,对人性的理解,就像政治事务一样▪▼•○,是可以拿到民众之间进行讨论的。先人的解释和理论,没有哪一条是绝对不可冒犯的▲■•▪◇◁。然而希腊的思想,别说咱们这里◇…★=◇,就是欧美也望尘莫及。

本文由亚博-天体物理编辑整理报道